矮玉米花

导读这株不知名的花就要逐渐萎缩她的生命了,毋庸置疑是个悲伤的事情。忘却是心痛疗伤的有效办法,但我却选择了记忆。九年前我从尧乡飘零到雁门...

 

这株不知名的花就要逐渐萎缩她的生命了,毋庸置疑是个悲伤的事情。忘却是心痛疗伤的有效办法,但我却选择了记忆。

九年前我从尧乡飘零到雁门关外的古塞边陲右玉,开始了与陌生亲密结合的矿山生涯。这里的一个个面孔是陌生的,矿山是陌生的,地貌环境是陌生的。一种远嫁女子开始新的生活的感觉,因此顿悟昭君出塞时昭君的酸楚和伟大。

一天一名清洁工端着一盆准备要扔掉的花问我要不要?我不加迟疑地留下了。端回屋内的墙边,仔细观察:花苗矮小,只有两条细叶,面黄肌瘦无精打采地苟活着,怪不得原主人要抛弃它。估计已有的花龄应该有两年了吧,否则不会断然决定扔掉。精心培育是自然的事了,每天的端详也成了必须,不知是方法对路,还是对付出辛苦的回报,两条叶子成了四条,形体显得丰润起来,颜色也葱绿了。以后拔节、长叶、壮腰,四年时间竟长到了一米的高度,亭亭玉立,郁郁葱葱,满屋生辉。

因工作的变动,需要搬迁,一位领导情有独钟地张口索要这盆花,被婉言谢绝了。车子拉运时,一路保护,完好地拉到了新家,第一个人静的夜晚,好像是一个随迁的故人陪伴,排遣了许多的寂寞。翌年的夏天,花的中央抽出了类似玉米头般的顶须,没有可看的造型,土灰的颜色搭配,像一个美丽身材的女子长了一个俗气的头,整体感观大打折扣,埋怨之情属于情理之内。一天清晨,屋内出现了无名状的香味,是心里作用?一边思忖,一边侦探般的环察,最后追踪确认了花顶须是香源,原来不是顶须,就是一种花,只能怪花主人孤陋寡闻了。一边惭愧自己的无知,一边后悔前几天轻蔑地用指甲扣掉的一些颗粒(其实是花朵)。花儿散发出的是沁人心脾的缕缕幽香,气味清新高雅大气,比起薰衣草香极则显臭来是天地之别,我与同事大胆调侃:法国的高级香水是不是用的就是这种花提炼出的香精,否则没有那么自然清新、高贵大方。一场无知的误会,更提升了花的品位,增加了对花的挚爱。花谢后,对下一步的生长方式与以后的结果产生了更多的好奇与期待。过了一段时间,玉米头般的花须逐个完成了历史使命,自然地萎缩脱落,被新起的绿顶代替,其状一如生长初期,两种顶冠好像完成了一个交接班任务。由于前车之鉴,增加了对下一个周期顶冠出现的期待,两年过去了,平平地生长,没有出现抽头长须的期望结果。

再一次的工作变动,花是理所当然的要随行,虽然路途周折不少。到了新的居所,花的生长一如既往,但依然没有所希冀的花须头再一次冒出。又过了两年,花的旺盛程度明显衰减,甚至有点病态倾向。问及内行人,看过之后说是有可能是遭受了虫害,用烟蒂泡出的水浇花可灭虫害。实施了一段时间,没有效果。另一种说法是建议少浇水,可能是水多根部呼吸不上氧气,烂掉了部分根须。这种解释更有道理,但控制了一段时间,仍不奏效。水多、水少、加花店的营养液、加羊粪水等等措施,甚至春天大胆的到栽了一次,花苗却日渐消瘦,花叶一个个干枯后掉落,直至头顶剩下稀疏的两三条。叶的底部泛出黑色,有枯死的迹象。实在不忍看到一天天的枯萎惨像,决计挖出后泡在水瓶中放到墙角,一则希望重生,二则让其安度晚年。

为了弄清真正的病因,给自己一个明白,挖出整个根子后,以法医的方法对一个个根须进行检验,发现大部分根都已经腐死,只有小量的毛须微微有点生机,吸收营养的根部功能几近衰竭。看来这是天命所致,非人能起死回生。枯木逢春一定是在壮年时才有可能。花苗完整地安放在墙角,泡在水中也算是一种对老年花的赡养,心里虽然波澜起伏,但对这种处置结果感到平静和安慰。

哲学中说:事物的发展是永恒的,发展的本质就是旧事物的灭亡和新事物的产生。道家说:事物和现象的阴阳属性是互藏互寓,圆缺相转,物极必反。佛家说:世界万物和生命的现象和遭遇都有因果和轮回。事物是指什么?指仕途、学业、钱财、婚姻或者生命?应该是天象万千。这些流传千古的信条就是:世上就没有永恒的东西,永恒不变的规律就是一切事物都在变,自然难逆,天命难违。我眷恋这盆普通却不平凡的花,也为她的一生感慨,但却心如止水。

后序:这盆花前主人养了两年(就估计着算吧),我养了九年,现在的继续算在颐养天年,时至今日不知道花名,经过微信程序扫描,一说巴西铁,又一说龙血树,但比对之后似是而非,我为花至今没得到真名而缺憾。就其杆与叶的形体类似于巴西铁,比较起来叶距远而有矩,没有巴西铁的杂乱感,顶端的花须酷似玉米头,又是美丽一生的巅峰和闪亮点,就姑且以“矮玉米花”为题记之。 作者:刘世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