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芬网暴爱尔眼科500天,呈现怎样的奇葩逻辑?

导读原创李天时院长请回答01整整500多天的网络维权,全国的形势已经是抗疫是压倒一切的任务,是全民焦点,重中之重。然而艾芬对爱尔,整整500多

原创 李天时 院长请回答 

01

整整500多天的“网络维权”,全国的形势已经是“抗疫是压倒一切的任务”,是全民焦点,重中之重。然而艾芬对爱尔,整整500多天的“网络维权”,依然在舆论场中陷入僵局,似乎是无人能解的“死结”。

实在想不通,艾芬女士为什么不相信组织、不相信法律;实在想不通,爱尔集团为什么怎么做都是错的,不回应是“心虚”、只要回应就是“资本控制舆论”;更想不通的是,双方为何迄今仍然没有拿起法律武器?双方到底在相信什么,或者顾忌什么?

走进艾芬女士日常打卡、“专业信访”的直播间,评论区让人大跌眼镜,矛头已经直指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个人的医疗纠纷,开始演变成“异见人士”对抗性极强的社会矛盾磁场:

“法律有什么用?法律都是坑害患者的。”

“武汉卫健委就是包庇爱尔,肯定收爱尔钱了,连病历都不给艾芬。”

来到艾芬女士的自媒体平台,评论区里更是大胆:

“卫健委的意义就是维护医院,从来不会真的替百姓做事,卫健委的恶性。”

更蹊跷的是,在这些评论区里,倒是再次明确了此前说法:“并不是病历不给艾芬,而是艾芬拒收。”@爱尔关怀 明确回应:

“就您质疑诊疗过程和相关资料真实性问题,建议由您指定任何第三方鉴定机构,我方承担费用,一起寻找真相。”

艾芬的回应直接回避了“第三方鉴定机构”这七个字,“要么卫健委查清楚,要么卫健委移交公安部门......要不你们爱尔去首义派出所报警。”

卫健委认为国家、省市区四轮由国内眼科顶级专家给出的结论,是“调查清楚了”,艾芬女士认为“没有调查清楚”,因为“病历造假”,尤其是其中一张诊疗时的照片,艾芬女士认为“爱尔P了”,爱尔认为“绝对真实”。

可不可以这么说,关键点是这一张图片的真伪问题,可不可以不在舆论场上东一嘴西一嘴地靠网友鉴定,由艾芬女士指定一家自己认可的“图片鉴定”机构,看看到底谁说谎?

这种已经越界、甚至涉嫌违法的口水战,杀伤力太大了,各方不能无所作为。

作为一名党员干部,这样发动舆论攻击正在抗疫关键期的武汉市卫健委,真的合适吗?号召大家对“医疗鉴定”失去信心,是卫健委和武汉中心医院希望看到的?难道真的在抗疫关键节点,武汉各级部门还要分心成立几个工作组来消化艾芬女士带来的影响?

想起了一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稍后再谈。

总之,绝不能因为“稳压一切”就放任言论边界,形成大V挟流量以令诸侯、裹挟民粹反民营经济的“一言堂”。

有一组数据证明了艾芬女士超常的执着。

在2022年4月5日—4月12日,艾芬女士共发布微博55条,日均八条,阅读总量818万,点赞数4.4万。期间,爱尔的声音基本都在公号系统,未形成广场效应。

这一周,上述发布的热门微博TOP10,包括4篇奠定“抗疫明星”基本盘的“自我表扬”、6篇#爱尔拥抱社会监督#系列维权帖,其他议题,零。直播完全围绕医疗纠纷,号召、畅谈“医疗纠纷不走医疗鉴定”的合理化。

曾经的抗疫明星医生、名人大V的社交媒体平台,除了“重复就是力量”,日复一日地再三复述“医疗纠纷”之外,不关心任何公共事务,包括抗疫焦点,除非能够给自身的“光环”背书,比如单独的一篇致敬上海张文宏医生的剪辑视频,以及纪念武汉封城两周年的微博,还都是在过去90天里仅有的两条。

过去90天(2022年1月12日—2022年4月12日),艾芬女士共发布微博348条,阅读总量高达6292万,点赞数逾30万。

有心人士可以进行数据挖掘,看看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在过去500天的过程中,爱尔在这场“舆论战”、“认知战”中,做到针锋相对了吗?为什么一个全球最大的眼科集团被艾芬女士一人之力,在自媒体平台打成了一个筛子?“资本控制舆论”是事实吗?

如果在过去的500天里,爱尔集团稍微动一点心思,不可能是这个局面。这不是猜测,这是数据研究呈现的基本事实。

02

有一种知识叫“专业领域”,有一种认知叫“社会心理”,有一种规则叫“法律法规”。

简单复原,从“人间情理”说起。

2020年5月,作为武汉中心医院急诊室主任的艾芬女士,放弃了在“自家医院眼科”享受公费医疗的机会,找到前同事、武汉爱尔的贺玲主任,前往爱尔眼科检查、诊疗。

主动选择爱尔的目的是什么?是相信前同事,还是相信爱尔的技术?总不会是为了省钱。又能治疗白内障、又能治疗远视力、老花的当地眼科医院,有几家?能做“飞秒激光辅助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三焦点人工晶体植入手术”的眼科中心有几家?

术后五个月,“出现与本次手术无直接关联的视网膜脱离”(四次调查组鉴定语)如果不认同、不接受,是不是双方只能走法律通道?

在这期间,熟人请托何以涉嫌“医疗诈骗”、专挑抗疫明星医生、名人大V下手?在武汉中心医院做的检查、在武汉爱尔做的检查、缺少的部分检查结果的电子报告等等,都完全可以倒查,无论是卫健委主持的听证、调解、裁决,甚至司法救济通道。

当前的“罗生门”是,“术后一天术眼视力0.6,术后一周0.6+”,已经达到当兵主视眼和开车的标准。但是,可但是:

5个月后,即2020年10月20日,艾芬女士还发微博说治疗效果好,等到开始“舆论维权的时候”,悄悄地删掉了。直到2020年12月30日,一个敏感时间点突然发难(诸位可以查一查,那一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一个清晰的治疗过程,就变成了“活摘器官”?这是大V的正义?

就这样,前同事帮忙变成了“要拿提成”,主治医生现在成为被各个平台到处悬挂的“诈骗犯”,当地卫生健康主管部门变成了拿医院钱的贪腐机关,任何一级部门形成的调查组出台的报告都是“官官相护”,艾芬女士依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爱尔变成了一直被全网辱骂却好像一手遮天、无所不能。不奇怪吗?

更有甚者的指责,还把一家上市公司集团直接骂成“到国外开公司就是洗钱”、“官员就是养的狗”等等,甚至集中往专业的股评平台铺满道听途说的信息,制造“凡爱尔做的都是错的”,甚至爱尔各地医院抗疫一线穿的防护服,有“爱尔”标识都是“变味儿”......

艾芬女士说坚决打“持久战”了,意味着扔掉情理,摸透了“社会心理”,就是不相信法理,就是认一个自己什么都对的死理。反正就是“老子到处说”,人设就是“武汉嫂子”一个人对抗资本,凡质疑都是被资本收买,都是资本已经控制中国的“阴谋”。

“我就不信查不出你的事儿来”,难道这是一种正常的逻辑思维?

爱尔集团还不拿起法律武器,就等着“社死”那一天?

有人说,“能让主人迷路的地道才是安全的地道”,只有法律破解困局。

首先,个人见证替代不了科学,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正义都是伪正义,无论多么响亮的口号;其次,到底是要什么“真相”,到底要什么“说法”?不相信法理,不相信“服从司法原则才是现代社会里真正的文明和自由”,这难道不是高级知识分子为了“维权利益最大化”的无政府主义?

有多少人,包括本人,在艾芬女士维权之初,提供必要的舆论支持,支持舆论督促“程序正义”

可是500多天之后,局面演变于此,一声叹息。

03

想起一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迷乱。

女主和老公到法院协议离婚成功,因为是双方自愿、感情不和。离婚半年之后,前夫另娶,女主找到当地一个在基层法院的“远房亲戚”,要求复婚。她说,当时是假离婚,是为了生孩子,以及前夫想在县城里再分一套房子。

问题是,离婚的程序是真实的,不是你想说假离婚就是假离婚。这个区域,是法律够不到的地方。于是,女主就不停地上访,告这个远方亲戚,告基层法院,告县政府,告到市里,告到省里,告到BJ,反正就是不停地告,认为这一条线上都是贪赃枉法,都是为了维护她那个在工厂里开货车的“前夫”。

各级部门只能一层层维护稳定,耗尽了双方几乎所有的精力......

女主很聪明,专门找各种开大会的时间节点告,专门到各个部门的大门口告,在各个关键人物必经路线上告。

直到累了,女主不想告了,想过自己的日子了,就私下找到前夫想求一个道歉,前夫正在喝茶打牌,就说“跟你道个什么歉,你就是一个潘金莲。”

于是,又告,就因为这句话,反复告,到处说“我不是一个潘金莲”,要求各级部门做主。甚至钻进了北京的大会宾馆的后厨,就为了拦住一位大人物的轿子伸冤。

问题是,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正常信访的范围。私域、小范围言语冲撞,只能走民事,还需要各种证据,总不能因为这句话把前夫抓起来。

请问,您是任何一级主事官的话,能判定是非吗?该怎么判定?

在这个过程中,层层信访,层层下压,市里主管领导被撤、县里被撤、乡镇的各级领导全部吃一遍瓜落。关键是,这是死理,这是死结,是心魔。

电影最后的结局称得上一声叹息,所有帮助过他的人都遭殃了,被免的免被撤的撤,都是一肚子委屈,怎么做都不对。

直到她的前夫最后出车祸身亡,她才发现她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是全世界都对不起她。她一直还是没有理解,为什么前夫当初坚决选择告别婚姻、离开她?

前夫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突然没人可告了,才发现10年了一直靠脑子里的莫名其妙的仇恨活着,自然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想到果园找一棵树了断,范伟扮演的园林看护说,大姐,你能不能到对面的果园去,我这个每年还得搞采摘呢?

李雪莲这个时候才发现,该重新活一次了。

结尾她离开了家乡,在北京开了一个地方小吃铺,刚好是当年因为她的事情被免职的一位领导偶然进了吃顿便餐,当年这位领导一直为了她的事儿鞍前马后,最后受牵连、被迫离开体制做起了家居买卖,李雪莲看到被无辜牵连的人,倒是没什么歉意,说到自己的事儿,淡淡的一句,“事情都过去了,不谈了。”

是啊,天大地大自己最大,自己就是天理,那还谈什么呢?其他无辜者,大不了是必要的连带伤害。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