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知识普及研究显示澳大利亚的学校领导拥有巨大的压力和焦虑症

关于教育都是每个家庭中非常重要一个环节,为什么这么说呢,很多家庭为了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煞会苦心,但是不一定会获得效果这才是真正愁的地方,孩子出门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到一个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是什么样,有句古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课外教育也很重要,那么现在小编就为小伙伴们收集到了一些课外知识,希望大家看了有所帮助。

小编发现不少朋友对于研究显示澳大利亚的学校领导从巨大的压力和焦虑症这方面的信息都比较感兴趣,小编就针对研究显示澳大利亚的学校领导从巨大的压力和焦虑症整理了一些相关方面的信息 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首席健康和副教授进行了幸福感调查,菲利普·莱利的的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ACU)显示,澳大利亚的学校领导从巨大的压力和焦虑症。

2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堪培拉40%以上的校长有遭受暴力和欺凌的危险。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AEU)ACT秘书格伦·福勒(Glenn Fowler)表示,该联盟目前正在就与其校长达成的新协议进行谈判。

福勒说,该协议的关键要素之一是为ACT校长澄清角色,他们仅将25%的时间花在教育领导上。

“我们已经提出了一份我们认为校长的工作应涉及的清单,重点放在教学领导上,”福勒对《教育家》说。

我们还研究了校长应该有限参与的任务,以及他们再也不应做的事情。”

福勒说,工会还在为每所学校寻求资源的增加,其中将包括一名高级行政官员或同等职位,以承担他说太多校长正在做的任务。

“校长将有自己喜欢的模式,但本质上,这是一种行政资源,类似于我们在2015年为我们的老师赢得的资源,”福勒说。

2015年的协议为ACT老师每所学校每年提供相当于500-900个小时的行政救济。

福勒说,尽管其他一些司法管辖区正在引入“业务经理”来监督校长的行政任务,但他无法确定这是否将成为ACT校长的结果。

但是,他说,正在谈判的一种解决方案包括将区域主管(即学校改进主任(DSI))从自己忙碌的日程安排中解放出来,向学校领导提供“重点帮助”。

“我们要求为每个网络创建一个DSI,当校长需要解决困难时,将为他们提供帮助。他们将是校长的关键朋友。”福勒说。

“国家领导的工作”

福勒说,工会还试图实现“国家领导的工作”,以保护其成员免受过多的数字工作量的影响。

他说:“雇主默契地希望校长随时待命。”

“例如,我们的许多学校领导在周日晚上10点收到他们的上司的电子邮件,但是部分原因是有些校长不愿从手机上删除他们的电子邮件应用程序。”

但是,福勒说,工会现在有了“一个真正的机会”,可以明确说明校长何时应该期望与雇主取得联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