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欧洲应为美潜在“红色浪潮”筑起屏障

导读澳大利亚“战略家”博客11月17日发表题为《大西洋团结达到巅峰?》的文章,作者是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全文摘编如下:在...

澳大利亚“战略家”博客11月17日发表题为《大西洋团结达到巅峰?》的文章,作者是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全文摘编如下:

在共和党人未能在美国中期选举中实现“红色浪潮”后,欧洲领导人松了一口气。虽然众议院的最终构成仍不得而知,但民主党人已经控制了参议院,而且已经很清楚的一点是,国会将不会充斥着前总统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支持者。但欧洲人不应利用这段时间来庆祝,而是需要为下一次潜在的风暴做好准备。

毕竟欧洲在过去一年中受益于跨大西洋团结的非凡时刻。美欧伙伴关系通过协调制裁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作出了无缝回应,美国在与克里姆林宫就欧洲安全的未来进行任何对话之前都会与欧洲国家政府进行磋商。北约这个在2019年被法国总统马克龙称为“脑死亡”的联盟正在蓬勃发展,并准备迎接芬兰和瑞典成为新成员。而且欧洲人最终在防务上增加了开支,就连德国也达到了承诺已久的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人们强烈感觉到“西方回来了”。美欧正在建立新的政治团结,以支持共同的价值观和对它们想要的世界的共同愿景。

但是,风暴的阴云已经在积聚。从短期来看,一个由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可能仍会试图反对美国应承担乌克兰防务开支中比例过高的份额的想法。美国承诺向乌克兰提供24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而欧洲只承诺了这个数字的一半。为什么美国人要比乌克兰自己的邻国付出更多?

从更长远来看,关于如何定义乌克兰胜利的争论可能会造成新的紧张关系。拜登政府、法国和德国指出,在某个时刻需要进行和平谈判;而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则明确表示,它们希望看到俄罗斯屈服。与此同时,特朗普提名自己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促成一项协议。

对中国而言,表象之下的紧张关系正在发酵。虽然跨大西洋盟友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目标是同一个目的地。例如,德国总理朔尔茨最近访问了北京,在那里他没有表现出对使欧洲和中国经济脱钩的兴趣。

欧洲人也对支持美国的《芯片与科学法》《通胀削减法案》和美国商务部限制高科技领域合作决定背后的保护主义考虑感到震惊。《通胀削减法案》几乎关闭了美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甚至对欧洲、日本和韩国等盟国的企业也是如此。欧洲人有理由担心,他们会成为美国对华经济战的附带损害。

但最大的危险仍然来自美国国内政治。许多评论人士都问,共和党人相对疲软的中期表现是否标志着特朗普对该党控制的结束。许多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失败了,而且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主要竞争者之一——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连任。德桑蒂斯很受欢迎,但如果他挑战特朗普,他最终可能会与杰布·布什和所有其他在2016年被共和党初选选民拒绝的人有着同样的命运。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主义并没有消亡。共和党候选人将继续发动焦土文化战争,拥护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移民、外国干预和欧洲的立场。鉴于全球经济状况不断恶化,共和党人在下次选举中表现更好的条件可能已经成熟。

出于这些原因,欧洲人需要在今后两年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如果拜登再次参选并获胜,自给自足的欧洲可以成为美国更好的伙伴。但如果特朗普或其他一些疑欧派人物当选,欧洲人至少能够更好抵御风暴。只有仅仅两年时间为未来的红色浪潮建立起有效防御,现在是欧洲人构建自己的屏障的时候了。

来源:参考消息网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