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的盈利模式正在从卖车向卖车+服务进行转变

导读2022年1月18整理发布:车企的盈利模式正在从卖车向卖车+服务进行转变。更多的数字化产品也正在贯穿汽车生活的各个场景,持续为用户提供服务

2022年1月18整理发布:车企的盈利模式正在从卖车向卖车+服务进行转变。更多的数字化产品也正在贯穿汽车生活的各个场景,持续为用户提供服务。

从去年的广州车展也能看出,不管是老牌还是新势力,各大品牌都在纷纷秀出肌肉。如沉浸式智慧场景屏、多模交互的AR HUD、手机端可自定义的车外氛围灯、实现多场景无缝衔接的地图等。

在英伟达CEO黄仁勋看来,用户未来最看重的新车购买因素便是不断迭代升级、不断增强功能的软件。

显然,传统品牌不甘于落后。

长安汽车软件科技公司总经理、智能化研究院副总经理张杰提出,电动化是下一代的汽车主场,而智能和数字化是各家品牌竞争的核心。

长安汽车软件科技公司总经理、智能化研究院副总经理张杰

从宏观政策来看,最新提出的十四五规划,包括碳中和、碳达峰等对于整个行业提出了新的方向和要求,电动汽车现已进入市场驱动的阶段,智能化程度也在不断加深。

从产业角度来看,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1年1-9月同时搭载ADAS+数字座舱的新车(合资+自主品牌)上险量为251.98万辆,搭载率达到16.98%。而同期,长安汽车新车上险搭载率达到24.64%,领跑大盘。

更进一步,传统车企也在加足马力,寻求更加高效解决数据驱动软件开发和迭代升级的方案。

新汽车、新生态、新模式

前不久,长安汽车摘得“年度OEM智能驾驶研发团队”金球奖,其70余项智能化功能在量产车型搭载,从IACC到远程智能泊车,再到代客泊车,并率先提出打造自动驾驶开放平台。

其年度智能车型长安UNI-V(参数|图片),作为一款首发搭载双国产芯片的智能轿跑,实现高阶智能辅助驾驶(集成全速域自适应巡航及智能荐道、触发换道功能)和智能交互功能(包括IMS智能座舱交互系统、全场景智慧语音交互系统、游戏座舱等)。

去年8月,长安汽车对外发布了“新汽车、新生态”发展战略,并首发了无人代客泊车APA7.0,用户可直接在车库外下车,由系统自主排队,驾驶车辆自主通过道闸、自主寻找车位,自主泊车。

同时,APA7.0还将实现电梯口接驾功能,用户可以提前预约接驾时间,系统自己泊出车位,并在约定时间到达电梯口接驾。

长安汽车预计,到2022年底实现覆盖全国主要城市核心商圈、大型医院等公共停车场500个。

而在此不得不提的是,长安汽车正在为“服务”进行积极转变。

通过软件升级为车辆增添新功能。“例如用户买车时,车辆可能没有远程空调控制。但只需在INCALL里面购买,就可以拥有这个功能。”张杰介绍。

作为百万辆级的国内自主品牌,长安坚持全栈自研,并打造了“天上一朵云,空中一张网,中间一平台,地上全场景”的全新商业模式,实现产品可进化、可迭代,满足用户全场景。

而其成立于2019年末的长安汽车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也在为此做着一系列准备。

张杰强调,主机厂主导生态闭环是完成产品快速迭代的关键,其中,汽车制造商需要进行快速敏捷开发,并利用大数据进行训练。

“另一方面,为了适应持续的运营和服务的商业模式,传统的瀑布式的开发流程向瀑布+敏捷进行转变,向全生命周期进行延伸。同时,我们也需要不断完善流程,建立新的组织团队和考核制度。”张杰表示。

当前,长安汽车聚焦用车服务环节,围绕着可升级、可选购、可插拔四大产品线展开。于今年上线七个付费功能,搭载12个车型项目,覆盖60万用户。

用户可通过手机端APP激活或者购买其服务。涉及硬件的部分,在手机端激活购买后,便可到就近的4S店进行安装,提升改配效率。

而面向新的商业模式,研发团队也必须要有一套新的体系流程与之匹配。

迄今为止,长安汽车构建了一套基于整车软件平台的体系,涵盖软件开发体系CASDS、功能安全、信息安全和评价四大体系。

其中,软件开发体系CASDS已经拿到了ASPICE 3级认证。

就软件开发流程而言,其面向自动驾驶的软件开发流程CA-SDS现已升级至V2.0,新增流程12个,更新流程10个。并于去年在座舱、车控、驾驶、云等领域全面导入CSDS3;

建立ALM1.0软件全生命周期平台,为整个下游应用提供服务,满足车型全生命周期开发的需求,实现了软硬持续开发和车身全生命开发的持续运营;

在软件标准体系方面,建立长安的汽车软件标准体系,覆盖基础通用、车控域等12大类,65个子类,软件术语545个。

“技术架构是整个新型商业模式非常重要的基础。其中包括云端大数据层、整车功能应用层、整车操作系统层,以及电子电器架构层。如果没有这个基础,那么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新的体系流程都无法建立起来。”张杰强调。

更新的架构

此外,整车架构的变革同等重要。

可以看到,进入2021年,全球头部车企纷纷启动了全新一代域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的开发,并积极部署相应的软件能力。

在新的汽车运营架构中,ECU进一步融合、软硬架构分层解耦、软件API服务化,这些都将为汽车数字化产品的持续运营与持续服务奠定技术基础。

下一步,长安汽车的整车OTA层也将覆盖所有域控制器以及核心ECU,实现全生命周期软件维护。

针对云端大数据层,在整车软件平台VSP 1.0时代,长安汽车已经实现了2.8PB实时数据平台,提前感知用户问题达到28159例。

在接下来的2.0时代,长安将实现数据应用闭环,以及数据价值创造。

目前,长安汽车正在积极开发整车软件平台VSP 2.0系统,进一步构建动力和底盘相关软件开发能力,覆盖所有车型,整车OTA也将达到100%。

而此前,长安还公布了基于软件定义汽车研发的全新开放式数字化SDA架构。

该架构具备四大特征:硬件即插即用,资源灵活可调度;全域远程管理,逐步实现开放全车场景可编排;数字生态开放,根据用户需求,开放软件功能可订阅;在安全情况下,实现数据闭环自进化,智慧学习可成长。

可以看到,2022年将是长安汽车完成突破的关键一年,而这家头部自主品牌也为此预留了足够“弹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