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大力止损 新能源汽车进入冷静期

  几年前,上百以新能源汽车为主攻方向的新势力,如雨后春笋一般加入“造车101”大军,最终“出道”的企业一只手的数得过来。那些消失在我们视野中的造车选手,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呢?

  近日,江苏省发改委发布一则通知,呈现了江苏汽车产能严重过剩现状。据调查,2016年—2020年,全省汽车整车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8%、56.7%、52.4%、39.76%、33.03%,意味着在五年时间内,汽车产能利用衰减过半,且利用率不足1/3。

  全国首份自查报告,拉响汽车投资的警报

  江苏是引进造车新势力的大户,可惜运气平平。

  和“最强风投”合肥的集中投资策略不同,江苏省在引入汽车企业时是广泛撒网,多点开花。资料显示,在江苏省内有注册的造车新势力超过十余家。但除了一个理想汽车进入了造车新势力的TOP3,我们耳熟能详的博郡、赛麟、拜腾等新能源汽车品牌接连暴雷,陷入资金断裂、欠薪停产的负面新闻。

  合理的产能利用率是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根据江苏省发改委的数据,33家已建成整车产能的企业中,仅有5家企业产能利用率高于全国行业平均水平,其中仅3家企业产能利用率属国际通行产能利用健康标准中的合理水平,占比不到10%。

  截至2020年底,江苏建成汽车产能397.15万辆,在建产能66万辆,汽车产量131.18万辆,产能利用率为33.03%,比全国平均水平低了20%左右,比江苏本省2016年水平低了45%。淮安、镇江、南通、泰州等4个城市汽车产能利用率更是只有个位数。

  江苏发改委还点名批评了不少项目建设进度严重滞后以及产能利用率偏低的企业:重庆长安南京分公司年产24万辆纯电动乘用车项目备案时间已超过两年,目前仍未开工建设;南京拜腾工厂建成后停产,盐城国新新能源汽车项目推进受阻;北汽新能源常州、北汽(常州)、皋开汽车、九龙汽车、北汽蓝谷麦格纳、华梓车业等6家独立法人企业连续两年汽车产能利用率低于10%,东风汽车常州分公司、青年汽车江苏分公司、大乘汽车金坛分公司等3家非独立法人企业连续两年汽车产能利用率低于2%;苏州前途、淮安敏安、南通枫盛等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建成后产能利用率均低于5%。

  从通知点名的一些项目来看,尽管除了造车新势力也存在传统车企的项目,但大部分都是新能源汽车项目。

  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过热”

  在如火如荼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中,不得不面对的“烂摊子”的不止是江苏。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超过20万家经营范围含“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2020年共新增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超过6.8万家,较2019年同比增长85%。

  从地域分布上看,广东省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2.5万家。其次为山东省和江苏省,两省分别有超过1.9万家和1.8万家相关企业。此外,河南省、湖南省以及浙江省的现有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也均超过1万家。

  江苏省的这份《关于切实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监督管理和风险防控的通知》,是自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后,国内全国首份自查报告。其汽车产能利用率不足的情况,很可能只是全国汽车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的一个缩影。

  过去几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资本的热情更是空前高涨。汽车行业是制造业的龙头,不仅能带动当地经济增长,还能提供不少就业岗位,是地方政府引进企业中的“香饽饽”。而传统车企们格局基本已经确定,异军突起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让各地方政府看到了“弯道超车”的希望。

  江苏尽管拥有徐工、南京金龙、苏州金龙等省内整车自主品牌,还有起亚、大众、捷豹路虎、马自达、上汽、长安、长城等中外品牌建厂。不过自从南汽被上汽合并之后,江苏的汽车产销规模在全国并不算靠前,2020年仅排在13位。作为全国GDP第二大省份,江苏对引进新能源汽车项目的热情并不难理解。

  但风口上的猪不是全都能飞起来。招商引资这件事跟在101个练习生里挑几个支持他出道一样,既需要眼光、判断力,又需要一定运气。否则很容易像我们这些买新能源股票和基金的“韭”民一样,投入得越多越广,被割得越狠。

  2021年政策和资本进入冷静期

  江苏发改委在通知中自省:“近年来,部分地方对汽车产业投资项目‘重招引、轻监管’,在履行项目监督管理责任上存在不到位现象。”

  江苏也提出了针对性解决措施,重点可总结为如下几个方面:

  1、 严控新增整车产能,适时建立建设进度缓慢项目或产能利用率低企业的退出机制,对重大汽车零部件项目加强指导,防止和纠正地方违规备案。

  2、 提高汽车产业投资项目准入条件,坚持汽车产业投资项目企业自主决策、使用自有资金,严禁违规为汽车投资项目提供税收、资金、土地等优惠条件,严防财政资金损失风险

  3、 建立健全监督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事中事后监管,坚决杜绝和纠正未批先建、边批边建、批小建大、批零部件建整车等违规行为,督促企业严格按照核准(备案)文件建设,并有效履行投资承诺和相关责任,确保项目如期建成达产。

  通知还特别强调要注重加强市场风险研判防控。包括通过分类施策,引导资源向优质企业集聚,淘汰落后产能,特别是要注重防止盲目布点和低水平重复建设,深入推进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兼并重组,推动本地区汽车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以及,要加强产能利用监测预警,及时掌握本地区汽车整车产能变化和整车及相关主要汽车产品产量情况,定期分析产能利用水平并及时进行预警,引导社会资本理性投资、防范产能过剩风险。江苏省将建立特别关注企业名单,产能利用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个百分点以上且闲置乘用车产能10万辆以上,或商用车产能2万辆以上的企业是重点关注对象。对于这些企业,有望启动兼并重组。

  江苏省通过这份通知,主动指出了“个别新能源汽车项目违规建设生产、少数地方政府违规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提供优惠条件、部分基层政府部门履行项目监管职责不力、一些整车企业产能利用水平低下或闲置产能规模较大”等问题,率先自查,并提出止损方案。可以看到此前频频在造车项目上“摔跟头”的地方政府开始变谨慎了。也不难预料,接下来其他省份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政策也将全面收紧。

  与此同时,资本对新能源汽车市场也由疯狂转入理性。最近特斯拉市值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跌没了1.5个丰田。从2月份开始,比亚迪的股价也从273.37元的高位开始跳水,一个月时间股价跌去20%。截至发稿,蔚来、小鹏以及理想三家在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对比股价最高时,市值蒸发了超800亿美元。

  刚刚度过“疯狂”的2020年。新一年的开头,在政策和资本的推动下,新能源汽车产业似乎进入了“冷静期”。

  结语:

  值得一提的是,市值下跌的几家头部新能源车企在近期销量和交付都稳定攀升。从长期来看,新能源汽车向好的大趋势也并没有改变。

  从地方政府到资本,对新能源汽车的投资进入“冷静期”,让车企市值回归正常的价值区间,从长远来看,将帮助新能源汽车产业尽量规避资源浪费,推动优胜劣汰,鼓励产业由量向质转化,是一件好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